五元没人爱

朝阳瑰丽,浮生多忙

「太中」醉

私心中也不死,有肉渣吧XD
好想看太中R18呜呜呜
昨晚脑子里冒出来的脑洞
和看了人间失格电影的产物
第二次写文是脑残文笔哦
欢迎提意见!!_(:з」∠)_



中原中也为什么什么都没有改变,不只是身高。





太宰治在他三十五岁第一天的早晨「39暗改成四十吧,私心呜呜呜」不禁感叹,自己都冒几根白头发了中也的皮肤还是那么好,以及万古不变的身高啊。不过这手感啧啧啧,不亏是自己老婆,太宰一遍不怕死的捏着中也的腰肉,一边冲中也傻笑。



“去死,精虫上脑吗你!?大早上的。”昨晚中也带给太宰生日礼物,好像顺理成章的就滚到了床上。



“中也,你也察觉了吧,自己是不死之身什么的,”在太宰治四十岁时终于憋不住了,自己慢慢变成中年大叔了,但中原中也还是像前代风波那时一样的十五岁容貌“切,明明应该是个长不高的矮小老头而已。”



“想死吗太宰!”中也抬起腿飞过去,刻意放轻了力道的踢在太宰腰上



“喂喂,中也如果是神明的话能不能代我问一下?”



“什么...?”



“真的有轮回这种东西吗?”



“傻子吗你...”顿了顿后轻笑出声“应该有的吧,毕竟你是青花鱼转世嘛哈哈哈哈哈....”

哈?



“中也也是啊,臭鼻涕虫,略略略”被踢到的男人吃痛的咬了咬嘴唇,然后把罪魁祸首拉着腿扯到怀里,“那中也一定能活的很久咯?变成老妖怪吗?”低头啄了啄中原的脸蛋。











在那之后,太宰治跳玉川上水自杀。前一晚拨通了中原中也的电话,成功的破坏了港黑干部的全勤奖。中原中也没办法拒绝太宰的要求,他们都知道。



中也赶到时看见的是太宰坐在岸边,他对中也说“这个,给你”是一枚银戒,没有任何装饰的环“你知道那个是什么吗?”



“什么东西啊,你捡来的吗?”中原接过戒指在手上转了一圈便塞进衣兜里“莫比乌斯环吗....”



太宰就像小学老师听见班上吊车尾的学生正确回答出问题一样笑着“是啊,你留着吧,算是遗物嘛~”



“太宰...”中也盯着水与岸的交界处,就像侦探在搜索蛛丝马迹一样。



“中也,请不要阻止。”



“知道了。”中也无痕的踩着泥土走远,好像听见水波被异物打乱的声音。









想要自杀的家伙终于如愿了,应该很开心吧,中也在打捞尸体现场这样想。然后离开了横滨,如还魂尸一般在城市间游荡,脖子里挂着的银戒就像是什么证物一样引导他漫无目的的活下去。



所以在那个酒屋里看见大庭叶藏时,中也感觉胸口的银戒冰凉的搁人。在下一秒就变成了怒气,没由来的想打这人一顿。攥着酒杯走到他旁边的椅子坐下,“我看着不爽,”明明是一样的人,却用那种小绵羊一样的眼神看人。



装什么嘛!明明在床上就是个衣冠禽兽...



中也抬头盯着他,啊怎么还是比我高,真令人不爽“你小子说话装什么斯文!别摆出一幅青花鱼飞上天似的表情”



真是受不了,软弱的样子,明明是个十恶不赦的恶棍,这么善良干什么。



中也的酒量经了不管多少年依旧不好,没喝几杯就晕晕乎乎的了。



酒足饭饱了,好想做爱啊。



中也这么想想,撇见那少年对谁都唯唯诺诺想要让每个人都满意的样子,唯独让少年自己付出那么多。真是....火大啊!!


“茫洋---茫洋....”


和你这种家伙做爱一定无趣。莫比乌斯环的反面吗,轮轮回回大概是有的吧。



我一直以为我和别人不一样,但寂寞的时候也只想吻你。中原中也感觉自己比瓶塞子还轻,在茫洋中跳舞,昏昏睡去。

沙雕图片
网友别杀我
拖把请忽视XD

我想要冒蓝火的加特林!!!

人们总钟情于末日的晚霞,
电台的the end of the world

好像,只有自己和这个电台,它也是机器在操纵的形式。无边孤单,却异样享受

当我从废墟中爬出时,天边火似的烧着,乌鸦也成群逃离这个世界。不再有高楼大厦,只剩一地混凝土块和钢筋。没有尸体,却有连烟儿也冒不出的汽车,干旱...

但火烧云却不使我干渴,只是热情澎湃,哪儿的广播?报废汽车上的?还是什么衰败的喇叭?在脑子里,那个声音,黑胶唱片上的纹路,废墟上空无一人的晚霞,不见太阳,不见孤单,不见害怕

「人为什么会喜欢这样的,大概是再没什么能失去,再没什么出现成为你的重要,然后再消失」

(嘤,一年前没事看辐射评论瞎诌的,搬家改把小纸条扔掉了存一下叭~中括里的什么时候学会加粗一下~

来给酒茨一个迪士尼公主PA

你有魔法长发吗?

茨木:会变红变白的算吗...

有魔法的双手吗?

茨木:手?汝问吾的地狱鬼手吗

小动物会跟你说话吗?

茨木:山兔啥的?也是小动物吧

曾被人下毒吗?

茨木:巫蛊师打不过吾

受过诅咒吗?

茨木:生母说吾是鬼子,抛弃吾了

被绑架或被奴役吗?

茨木:吾的手臂被人绑架过!

是不是每个人都觉得你的难题都是靠男人解决的?

茨木:酒吞童子!吾强大的挚友就像一片混沌中的明亮灯塔!

他是公主没错!!

(写的什么乱七八糟,其实是不会扣图只能文字惹

以前每个星期天下午要去学校我总是开心的,在那无拘无束的一两小时,若是下点小雨就更好了
在最忙碌的复习时,清晨总是开心的,晚霞似的朝阳,没有水泥丛林,我们的天空是自由开阔的,也是荒凉无望的。能看见你一个人时就更开心了
哈哈

现在我又要去学校了呀,总是很累的地方

RIB三年投稿一次,成为忙碌的社会人
luz消失两周,至今还在自省

又突然想起来特曼爸爸还有斑马桑的退圈。。。。
大概快六年了吧QAQ妈的退圈后才开始厨他
有一种一直都在过去的感觉。。。

只剩下先生了。。。
那些歌曲啊,都很全呢,可是再也不会有新的了

想起来中岛敦先生的一句话。。。。

往往爱的不是给你快乐最多的,而是给你最多痛苦的又有更多的快乐的





因为伟哥说给我最多快乐的是手机ovo

吻我

今天刚刚找到ℒℴѵℯ原曲
Мария Чайковская的吻我,我这么称

虽然是remix版下的评论
「趁你还爱我,吻我」

「对你何止是想吻」